腾讯一天赚两亿多,为什么还哭穷?

 

没有最基础的生产和流通保障,再牛的科技公司也是无根之木。7月15日,国新办就2022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举行发布会, 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562642亿元,按不变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2.5%。其中,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92464亿元,同比增长0.4%。

顺势而下,无光无限的大厂也要锦衣夜行,嚷着“降本增效”。网上流传的一张图片显示,腾讯甚至取消外包免费早餐和晚餐,员工餐厅的水果和打包盒也不再免费。但事实上,腾讯二季度净利润186亿,平均一天2亿。

所谓降本增效的背后,是一种心态的变化以及信号的释放。

呼应这样降本增效的行为,有文章认为,互联网大厂的收缩并非好事,“现在已经有很多研究生、本科生在送外卖了,如果美团再遭腾讯分手,那么,这些研究生、本科生岂非更加迷茫?”、“今年7月,16-24岁的年轻人,失业率达到19.9%。互联网行业向来是吸引年轻人就业、创业的最大领域,从这个角度来说,普通人同样亟需互联网新热潮。”

那么,到底是互联网企业的边界得到控制对经济整体面更有利,还是继续期望“互联网热潮迎来新机遇”对整体经济更有利?

01

腾讯的财报

8月17日晚,腾讯控股(00700.HK)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,腾讯不仅收入出现下滑,毛利、经营盈利、经营利润率、净利润及净利润率等数据同比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。

2022 年二季,腾讯营收 1340.34 亿元,同比下降 3%,环比下降 1%;毛利为 579 亿,同比下滑 8%;净利润为 186.19 亿元,同比下滑 56%(主要因腾讯投资组合价值变动所致,调整后净利润为 281 亿,同比下滑 17%),较上一季度的234.13亿元环比下滑20%。

这次,腾讯罕见地出现营收、净利润同时下降。另外,在净利润上,腾讯已连续四个季度下降。马化腾表示:“在第二季度,我们主动退出非核心业务,收紧营销开支,削减运营费用,使我们在收入承压的情况下实现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盈利环比增长。”

腾讯的收入共分为增值服务、网络广告、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、其他收入四大板块。在第二季度只有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板块的营收保持了微弱的增长,其他几大业务板块的营收同比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。

腾讯的增值服务是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,超过一半以上达到53%。所谓的增值服务包括游戏以及社交网络。在第二季度,腾讯的国际游戏部分实现营收107亿元,同比下降1%;本地游戏实现营收318亿元,同比下降1%。

社交网络的收入主要包括视频号直播、数字内容定购服务、音乐直播及游戏直播,社交网络的营收在第二季度达到292亿元,同比增长1%。

网络广告业务板块是腾讯几大业务板块中下滑最严重的。第二季度,腾讯网络广告业务收入186.38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228.33亿元同比下滑18%,占到总营收的14%。

腾讯的广告业务来自于两大方面,第一板块来自于线下的实体企业,例如汽车、房产、教育培训,还包括高单值的化妆品、珠宝等快消品牌。能在腾讯体系内投得起广告的,基本都是行业头部的知名品牌。但是上半年整个基本面都不乐观,各行各业现金流紧张,缩减营销开支、缩减广告投入是大部分企业的基本操作,作为腾讯如此巨大的广告平台,自然大受影响。

另一方面的广告收入来自于线上的电商、游戏、在线教育、金融服务业等。尤其是受到疫情影响严重的物流行业,导致线上电商的销售出口不畅,加之直播形式的广泛流行,线上的广告投放同样被缩减。

腾讯对视频号的广告未来寄予厚望。据了解,腾讯视频号已经开始内嵌广告。腾讯管理层表示,目前用户在视频号上花费的时间差不多是在朋友圈的80%,且这一比例还在迅速攀升。腾讯管理层预计视频号的广告载量必然超过朋友圈。

腾讯二季度的财报,显示其员工也缩减不少。截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腾讯员工为 110715 人,而在其Q1 财报中,截至 2022 年三月底,腾讯员工为 116213 人。三个月之后,腾讯裁掉了 5498 名员工。

另一方面,上半年,腾讯停掉了不少应用软件,包括QQ 堂、看点快报、搜狗搜索、腾讯看点等等。腾讯内部人士表示,腾讯今年的基调就是降本增效,裁员,缩减非核心业务。

02

为什么要放弃美团?

2018年,有篇文章风靡网络,据称甚至得到了马化腾的回复。这篇文章叫《腾讯没有梦想》。在这篇文章中,作者强烈批判“腾讯在实战中忽视了一家科技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来自产品创新”,而腾讯正在成为一家“投资公司”。

马化腾对这篇文章回复说:投资的原因是从腾讯核心优势出发,从QQ开始我们就意识到社交产品的核心优势是流量。除了自主开拓多条事业线利用好这些流量以外,把不核心的、不专业的项目通过投资交给其他更合适的团队去做,如此更能将资源利用和效率最大化。

马化腾的解答显然“说到了点子上”。要知道,腾讯的主要产品是“社交+游戏”,这两大块跟电商不一样,想要实现商业化——赚钱的目的并不容易,社交产品盈利只能靠广告以及一些延伸项目(比如小程序和短视频)的服务费用;而游戏的收入在于玩家的投入,很容易受到“道德的批判和指责”。但是,腾讯“有的是流量”,这些巨大的流量难道就只能靠微薄的广告实现变现吗?

当腾讯自做电商屡战屡败的时候,它携巨大流量唯一的价值出口就是“投资”。对于那些被投企业而言,腾讯的钱不是最重要的,腾讯带来的“流量”才是王炸。所以京东傍上了腾讯,甚至连强势如王兴的美团也加入了腾讯的阵营。

8月16日外媒突然爆出消息:腾讯计划出售其所持有的美团17%的股份,按最新市价,大概是243亿美元(约1650亿元人民币)。知情人士称,腾讯近几个月来一直在与财务顾问接触,以研究如何执行对其所持美团股份的大规模出售交易。如果市场条件有利,腾讯将寻求在今年内开始出售。腾讯可能会通过公开市场大宗交易的方式出售所持美团股份,这种交易从营销到完成通常需要一两天的时间。与派息转让股份或与私人买家谈判相比,这将是一种快速而平稳的出售股份方式。

对此,腾讯官方对媒体的回应是,“不予置评”。如果腾讯官方没有否定此消息,那么几乎可以肯定是属实的。消息出来之后,8月16日,美团股价下跌9%。而腾讯系股价纷纷下跌:快手跌4.39%;阅文集团跌7.06%;微盟集团跌15.49%。

中国企业家杂志用来一个意味深长的标题《大厂割肉,“东兴局”散》,所谓的“东兴局”自然是指2017年12月,乌镇互联网大会那场最著名的饭局,由刘强东和王兴在“昭明书院”举办的“东兴局”,马化腾坐C位,赴宴的16个人堪称中国互联网世界的半壁江山。东兴局被视为腾讯跟他一众盟友的高调亮相。

去年12月23日,腾讯控股发布公告宣布以中期派息方式,将所持约4.6亿股京东股权发放给腾讯股东,经过派息后,腾讯对京东的持股比例由17%降至2.3%,让出了京东第一大股东。今年又要把美团卖掉吗?事实上,从2021年,腾讯卖掉的被投企业股份不在少数:

今年4月,腾讯通过大宗交易方式,以9.75元/股的价格减持步步高股份(实体超市)863.91万股,减持比例为1.00007%,套现约8423万元。此次减持后,腾讯持股比例降至5%以下。

今年6月15日和6月16日,腾讯卖出新东方在线大部分持股,减持后持股比例从9.04%降至1.58%,两轮减持总共套现约6.19亿元。据了解,腾讯于2016年战略入股新东方在线,投资总金额为3.4亿元,投资成本为3.8元/股。

8月2日至4日,腾讯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华谊兄弟5389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.94%;另外腾讯还通过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2774.5万股,导致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例减少约1%,两项合计减持8163.8万股,占华谊兄弟总股本的2.94%。

无论线下实体企业还是线上明星,腾讯为什么开始频频套现减持?

从腾讯离场的这些企业来看,步步高超市、新东方在线和华谊兄弟,都是因为业绩不理想,增长乏力,而新东方和华谊甚至几乎已经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,腾讯分道扬镳,是逐利的本性使然。

对于京东和美团,腾讯的考量是“见好就收”,也就是说,腾讯对这两家互联网明星企业的未来增长预期趋于保守,这个时候赶紧出手,卖个好价钱。

从宏观面来看,互联网的高增长、高红利时代已经渐行渐远,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,腾讯这样的头部企业显然更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无论从宏观政策层面“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的定调也好,还是从互联网行业的本身泡沫渐收,创新乏力,新模式和新风口不再这样的客观趋势,腾讯都有必要对投资业务进行大幅度的收缩。

以巨大流量进行投资,显然属于一劳永逸的“赚快钱”,无论监管部门还是社会大众,都并不乐见其成,所以腾讯也需要放低身段,该收缩的时候要收缩。2021年11月初,马化腾在2021腾讯数字生态大会上表示,“数实融合”要“兴实业、做实事、靠实干”。对实体产业的价值助力有多少,是衡量产业互联网发展的重要标准。有人认为,腾讯这三年的转变,是在检验马化腾曾经说过的“腾讯应该去做这些难而正确的事”。

03

产业互联网

数字经济毕竟是虚拟的,国家经济实力甚至科技实力的检验,最终依然需要回归到线下的实体企业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互联网经济再庞大,再创新,再方便了人们的日常生活,它们所带来的,最多依然只是信息的对称,交易成本的降低,但一国之底层动力,依然需要“生产”。也就说,真正有价值的技术,需要促进生产力的提升。最明显的例子,芯片生产不出来,几乎绝大部分的制造企业都要被卡脖子。

所以,大企业、明星企业,不能只想着赚钱,只想着投资回报,它们理应需要担负更多的社会责任。这不是道德绑架,而是一种“使命自觉”,也是考量“大企业家”与“精明商人”之间最重要的区别。

2018年腾讯宣传“拥抱产业互联网”,开启了助力实体经济的转型之旅。2021年11月,马化腾在腾讯内部分享个人的一些思考,他认为,中国的互联网已经进入全社会、全行业的数字化和智能化阶段,互联网服务对象也从用户(C)发展到产业(B)和社会(S)。这三者之间相辅相成,社会价值是整个企业发展的根基,根扎得越深,长在上面的用户价值和产业价值才能更加枝繁叶茂。

但是,TO B端赚钱,是投资回报周期更为漫长的征程,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本的沉淀积累。  财报显示,2022年第二季度,腾讯的研发投入同比增长17%达到150.1亿元。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,2019年以来腾讯累计研发投入达到1516亿元。当然,这里面的研发投入到底是研发哪一块,是研发游戏还是研发技术赋能,外人不得而知。

从营收数据上来看,腾讯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收入被视为腾讯TO B的板块,占比自 2019Q1 的 25% 提升至 2021 年的超 30% 后增速放缓。从 2022Q2 财报数据来看,腾讯寄予厚望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同比增长 1% 至 422 亿元,环比下滑 10%,创下最低增速。

腾讯在产业互联领域至今有哪些实际行动和措施,披露并不多。但如果从最微观体验的角度观察,小程序的开发和运营,助力了一些企业的线上化转型。据称,2021年微信生态衍生的就业机会达到4618万个,同比增长25.4%。

被腾讯亮出来的还有腾讯会议系统,据腾讯软文宣称:自2020年初以来,腾讯会议已经让无数企业,尤其是小微企业实现远程办公,成为维持企业运营必不可少的工具。这个工具至今仍然免费,而要支撑腾讯会议这样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工具,背后则是巨大的研发投入和二十年的技术和用户积累。

04

腾讯缺钱吗?

一个季度净挣186亿,平均一天挣2亿多,这显然不缺钱,真正相对于大量负增长甚至入不敷出的企业,腾讯依然是大金主。只不过没有以前挣的多了,这对腾讯来说,产生了心理落差,所以高喊着要“节衣缩食”。

一方面作为一种姿态,表示自己现在日子也不好过。另一方面,在大的背景之下,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增长、高红利期已经结束,头部大厂们比谁都明白这样的趋势不可逆转,所以在整个客观环境不利的时候收缩业务,战略放缓,也是对自身的重新审视重新定位。

第三点,锦衣夜行,一天赚2亿的腾讯,即使假装,也要高喊裁员,业务收缩,甚至员工的水果都不再免费提供。低调如斯,是腾讯希望向特定受众传达信息,表明王者在收缩的韬光养晦的智慧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